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官网

主辦:中共湖北省委
承辦:中共湖北省委辦公廳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辦、省委財經辦)

www.arjaz.icu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策文稿 > 推薦閱讀

推薦閱讀

西方國家推崇的選舉民主真相透視

(發布時間:2018-11-03)

劉敏軍 吳懷友

  選舉民主究竟有何魅力讓資本主義國家對其推崇備至呢?馬克思深刻指出:“每一歷史時代的經濟生產以及必然由此產生的社會結構,是該時代政治的和精神的歷史的基礎。”從這個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觀點來審視,我們就會發現,資本主義國家只是“管理整個資產階級的共同事務的委員會罷了”,在西方選舉民主的表象下掩藏著資產階級不能言說的真實意圖。
  真相一:西方選舉民主造就“權錢交易”的政治市場,為資本俘獲政治提供公開合法的制度性平臺
  在資本主義國家的選舉民主中,各大資本(利益)集團以選舉捐助(政治獻金)的形式,出錢支持自己選中的代理人(如議員或總統候選人)參加競選,代理人再用資本集團捐助的錢去爭取選民手中的選票,爭奪國家權力;選舉獲勝后,當選者再按選舉捐助金額多寡論功行賞,對各捐助者或加官晉爵,或用手中權力制定有利于各捐助集團的政策予以回報,以確保資本增值和利潤最大化。這樣,選舉民主實際上就成了各資本(利益)集團、政客與選民之間進行“權錢交易”的政治市場。
  有了選舉這一政治市場,資本在政治領域中便有了用武之地。選舉這一政治市場為“權錢交易”提供了合法化平臺——選舉捐助制度。2010年和2014年,美國聯邦法院分別作出裁定,取消集團直接捐助候選人禁令和個人捐助上限。從此,資本可以公開地自由馳騁選舉沙場。有人戲謔道:“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反腐敗的最有效方法,就是將腐敗現象合法化。”選舉捐助制度鑄就了西方民主的金錢政治底色,為資本俘獲政治提供了便利渠道。研究發現,從1964年到2014年,美國大選中的獲勝方,幾乎都是募集選舉捐款最多的一方。同時,獲得權力方給予捐助者以巨額回報。據美國媒體披露,從2007年到2012年的5年時間內,美國200家企業在游說和競選捐款方面共耗費58億美元,卻從聯邦政府的生意和支持中得到了4.4萬億美元的回報。也就是說,在美國,企業在選舉市場上投資的回報率高達1∶760。
  真相二:西方選舉民主既有民主屬性更有權貴稟性,是資產階級利用民主的形式來行使權貴統治的基本方式
  從形式上看,資本主義國家的選舉實行一人一票,同票同權,公開公平公正,所有職位對所有人開放。應當承認,與封建世襲制比較,資本主義國家的選舉民主的優勢是客觀存在的,也曾在歷史上發揮過重要作用。恩格斯在《德國狀況》中指出:“就這一切而言,資產者真像是真正的民主主義者。”“但是資產階級實行這一切改良,只是為了用金錢的特權代替已往的一切個人特權和世襲特權。”恩格斯提醒人們更應該注意,資本主義國家的選舉具有親精英的權貴稟性。列寧也一針見血指出:“極少數人享受民主,富人享受民主——這就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民主制度。”在西方國家,選舉民主的權貴稟性體現在:其一,選舉總是附帶各種限制性條件。在當代,雖然法律規定了人人享有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但是各種隱性的限制條件還大量存在,如選民登記要求提供詳細身份證明文件,在投票地點和時間選擇上設置障礙,等等。其二,選舉是各類社會精英表演的舞臺,選舉過程是各類資源如金錢、出身、聲譽、表演能力、口才、顏值等的大比拼,選舉結果總是擁有豐富資源、良好形象、能言善辯的候選人勝出。其三,選舉民主總是由實力雄厚的資本集團和名聲顯赫的政治家族把持和操縱。美國號稱是西方民主的典范,其總統選舉卻總是由幾大顯赫家族所操控,英、法、德、意等資本主義國家也是如此。
  真相三:西方選舉民主有分散和誘導民眾力量的功用,為資產階級打壓社會底層的廣大普通民眾提供了工具
  在許多西方資產階級思想家看來,民主就是多數人的統治。他們篤信亞里士多德曾經說過的一句話:窮人的統治必定會侵犯有產者的私產。19世紀法國政治思想家托克維爾將亞里士多德的觀點進一步發揮,并創造了一個新詞——“多數暴政”。這個詞一經提出,即在西方知識精英中廣為流傳,表明整個西方精英階層對真正民主心懷擔憂與戒備:他們擔心作為多數的無產階級及其他勞動階級掌握政權,真的會均分作為少數的資產階級的財產。所以,西方資產階級精英為了保護少數有產者的財產,就去限制、改造、馴服真正的民主。西方國家之所以鐘愛選舉民主,就是為了利用選舉來分散人民力量,使之不能團結起來與自己進行對抗,從而達到保護資產階級利益、維護資產階級統治地位的目的。
  真相四:西方選舉民主以形式民主取代實質民主,借選舉授權之名禠奪人民參與管理國家事務的權利
  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政界精英和知識精英齊心協力,將選舉包裝打扮成為民主的標志。一方面,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一步一步地擴大民眾的選舉權,順勢地將民主簡化為選舉。另一方面,西方理論界也完成了“選舉即民主”的論證。1942年,美國經濟學家熊彼特提出民主的新定義。他指出:“民主方法就是那種為作出政治決定而實行的一種制度上的安排,在這種安排中,某些人通過競取人民選票而得到作出決定的權力。”從此,西方政治學界“主流的方法幾乎完全根據選舉來界定民主”。選舉成為民主的本質,民主制度的其他特征都由選舉產生。簡單一句話,“選舉等于民主”成為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民主政治的金科玉律。
  選舉變身民主,給民主帶來一系列重要改變:一是將人民變成選民。二是將人民決定問題的權力放到第二位,而將選舉挑選國家領導人放在了第一位,其實就是用選舉的民主形式排除了人民決定和管理國家事務的實質權利。三是變人民主權為人民授權。人民主權是指國家權力屬于人民,是人民當家作主,是人民自己行使管理國家事務、社會事務、經濟文化事業的權利;人民授權則是人民把本屬于自己的權利讓渡出來,然后委托給選舉出來的代議者代為行使,實際上是人民權利的異化。四是將多數民眾民主變為少數精英民主。
  上述種種變化,實質上是以形式民主取代實質民主,不僅沒有促進民主的發展,相反是對真正民主的背叛。從表面上看,西方國家領導人的權力是選民經選舉授予的。但實際上,選舉只是統治精英利用選民投票形式,賦予自己行使領導和管理國家(當然包括選民)權力合法性的便捷途徑。而選民收獲的只是短暫的當家作主的心理體驗,卻要付出讓渡親身參與決定和管理國家事務權利的代價。對此,盧梭早就有過精彩的評論:“英國人民自以為是自由的;那他們是大錯特錯了。他們只是在選舉國會議員期間才是自由的,議員一旦選出,他們就是奴隸,他們就等于零了。”
  從理論上說,選舉是國家治權問題。而民主關注的是國家主權歸屬問題,實質上是人民與國家的關系問題,也就是國家政權由誰來掌握的問題,表明國家的性質。一個國家的主權與治權可以統一行使,也可以分開行使;可由主權者親自行使,也可以由選出的代表行使。民主的內容除民主選舉外,還有民主決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監督等。顯然,西方國家將民主僅限于選舉,是片面的,是有預謀的:借選舉授權之名,巧妙地將人民排除在國家治理之外,褫奪了人民參與決定和管理國家事務的權利。■
  (作者單位:湖南科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本文摘自《紅旗文稿》)
  本欄目編輯:曾潔玲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官网 重庆时时彩app安卓系统 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新加坡时时彩开奖号 上海11选5任五 澳洲幸运5是官方的吗 一个可以每天刮卡赚钱的软件 深圳风采2019028 时时彩走势连线技巧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彩宝网 湖南省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