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官网

主辦:中共湖北省委
承辦:中共湖北省委辦公廳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辦、省委財經辦)

www.arjaz.icu

竟進提質 升級增效

旅游之路“蕩”出武陵明珠

(發布時間:2016-12-24)

                                                                                                                 ——利川市蘇馬蕩從山村到山城的嬗變之路

                                                                                                                                   聯合調研組

  蘇馬蕩位于鄂渝邊界的利川市謀道鎮,有著“緊靠重慶”的獨特區位優勢。過去,蘇馬蕩一直是偏僻小山村,養在深閨人未識。近年來,蘇馬蕩充分發揮得天獨厚的氣候、生態和區位優勢,走出了一條依靠旅游開發推進山區鄉村城鎮化的新路,成為武陵山區冉冉升起的璀璨明珠。

  一、世界涼都“吹”出旅游新天地

  高山的涼風,從遠古吹到今朝。如今,蘇馬蕩把生態變成了產業,把涼爽包裝成產品。5年高速開發,蘇馬蕩從一個貧困高山村奇跡般變身一座森林新城。

  1. 貧困落后面貌激發了“窮則思變”的進取意識。2008年以前,蘇馬蕩和城鎮的差距日益擴大。8個村1.5萬群眾中貧困人口近萬人,年人均純收入不足1800元,“土路泥房、缺水少電、通訊不暢、娶妻困難”是昔日蘇馬蕩鄉村生活的真實寫照。對幸福生活的向往,堅定了當地群眾脫貧致富的信心。

  2. 優質生態環境引發了市場主體的創業熱情。蘇馬蕩地處長江南岸、武陵山腹地,平均海拔1500余米,年平均氣溫11.1℃,盛夏月均氣溫22℃,擁有萬畝次原始森林,森林覆蓋率達70%,以“涼、幽、奇、秀、特”的特質成為靈秀山水的綠色生態家園,被譽為中國“最美小地方”“森林中的伊甸園”。2008年,一批具有敏銳市場嗅覺的開發商看準蘇馬蕩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掀起了投資開發蘇馬蕩的熱潮。

  3. 內生動力不足倒逼了開放開發的發展路徑。蘇馬蕩在鄉村城鎮化之前,是“不長莊稼只長樹”的地方,當地發展主要依靠打工經濟,在家農民也只能耕種少量農田,經濟結構單一薄弱,自我發展的動力孱弱。蘇馬蕩的發展多年停滯不前,讓外出務工的有識之士逐步意識到,必須打破自我封閉的藩籬,緊跟時代步伐,既要“走出去打工掙錢”,更要“引投資商進來開發”,建設湖北“西大門”,吸引外資打造重慶“后花園”,不“單打獨斗”,主動融入成渝經濟圈,走開放開發的發展新路。

  二、產城融合“推”出新型城鎮化

  城鎮化是產業化的平臺,產業化是城鎮化的支撐。近幾年,蘇馬蕩搶抓發展機遇,加快市政建設步伐,產城融合催生發展新動力,城鄉一體化加快發展,綜合影響力不斷提升,探索出一條以生態旅游促進產城融合的成功之路。

  (一)鄉村城鎮化進程

  1. 自發萌芽階段。在2008年左右,部分萬州居民為夏季避暑,與蘇馬蕩親戚協商,在其宅基地建多層樓房,建成后分給原宅基地主人幾層,自己留用幾層。此后,漸漸發展為從蘇馬蕩親戚處購買宅基地自建或聯建多層樓房,富余樓層對外出售,形成了“避暑房”市場。

  2. 市場無序階段。2009年,部分開發商瞄準了蘇馬蕩避暑度假商機,同當地農民私下協商共建“小產權房”,后來發展為開發商直接從農民手中購買土地,或者農民以土地入股開發度假旅游地產的模式。到2011年底,開發建成達70萬平方米的休閑避暑樓盤。2012年,蘇馬蕩有40多個小區同時開工建設。伴隨巨大市場需求而來的是層出不窮的無序開發、違法開發和違規建設。

  3. 政府引導階段。2012年,面對蘇馬蕩建設亂象,利川市委、市政府強力介入,及時跟進補位,嚴格遵循“在開發中保護,在保護中開發”的原則,科學編制發展規劃,嚴厲打擊違法開發和建設行為,逐步將無序建設引向規范化、規模化、有序化、集約化發展軌道。2014年,蘇馬蕩成功創建為省級生態旅游示范區。

  (二)鄉村城鎮化路徑

  1. 規劃布城。高度重視規劃的引領作用,從2012年6月開始,組織編制了以蘇馬蕩為核心的系列規劃。投入1000萬元完成了《利川市謀道鎮總體規劃》修編工作。投入500萬元完成了《利川市謀道鎮蘇馬蕩片區控制性詳細規劃》《謀道民族風情街控制性詳細規劃》和《蘇馬蕩國家級旅游度假區概念性規劃》。科學布局各項功能用地,重點打造“一區、四園、兩街”發展格局,努力建設集休閑旅游度假觀光、民俗文化體驗、居住于一體的鎮級“旅游休閑城市”。

  2. 招商建城。高度重視民營資本的推動作用,從重慶、萬州、武漢等地招商引資,近3年累計完成固定資產投資33億元。建旅游地產,2015年底累計招引企業39家,建成度假小區63個,建成面積300萬平方米。建市政設施,引進重慶博云建筑有限公司,投資2億元建設占地1.4萬平方米的大型市政廣場、1.2萬平方米的大型農貿市場和1.2萬平方米的大型停車場,2015年6月全部建成并向居民和游客開放;投資3億元建設民族風情街及連接線工程,已于今年6月建成通車。建城市后花園,引資3000萬元,按照4A級景區標準打造蘇馬蕩生態觀光農業園——紫海印象,2015年開園當年累計接待游客超過15萬人次。

  3. 旅游興城。在恩施州率先提出和實踐“全域旅游”。旅游業推動城鎮拓展和功能完善。蘇馬蕩連續舉辦三屆杜鵑文化旅游節,美譽度、知名度大增,城鎮面積不斷擴大,城鎮體系逐漸完善,城鎮功能圍繞旅游業發展得到優化調整。旅游業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以旅游業為核心的新興產業集聚擴張,當地原本弱小的商貿、物流、電信、金融等第三產業因旅游業發展而快速擴張;房地產、道路建設和農牧特產加工為第二產業的發展開辟了道路;生態果蔬和特色養殖產品供不應求,農業產業鏈不斷延伸。旅游業促進人口集聚和非農化轉移。旅游業使被征地農民生產生活實現“農轉非”,高收益率吸引大量外來常住人口就業創業,每年上十萬避暑人群和上百萬人次的游客加快推進了城鎮化進程。

  4. 管理美城。通過生態環境和社會環境兩手抓,實現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的和諧。抓環境保護。堅守生態紅線,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堅決打擊違法行為,“愛綠、惜綠、護綠、用綠”深入人心,“一區一景”成效顯著;大力整治人居環境,粉塵污染得到有效控制,污水、垃圾處理廠順利完工,建成108個地埋式動力污水處理設施。抓社會治理。強化維穩責任,對小區樓盤實行星級管理模式,妥善處置勞資等各類糾紛。強化技防措施,小區1500多個探頭、全鎮3200多個探頭布成“天羅地網”,發案率大大降低。特別是利川開展“六城同創”以來,人性化、精細化管理水平大大提升,整個山城處處都是旅游環境、人人都是旅游形象。

  三、新型城鎮化“探”出山區致富路

  新型城鎮化與休閑避暑、健康養生、生態旅游產業相融合,形成了獨具特色的蘇馬蕩城鎮化發展模式,促進了蘇馬蕩旅游業由觀光游向休閑度假游轉變,“候鳥經濟”興盛,帶動周邊3萬多村民脫貧致富。

  1. 蘇馬蕩城鎮化初具規模。蘇馬蕩8個村從交通閉塞、設施落后的小山村逐步演變為功能完善、環境靚麗的小城鎮,民族風情街和迎賓大道已經建成,農貿市場、停車場和休閑廣場成為靚麗風景,垃圾填埋場、污水處理廠、自來水廠和110千伏變電站成為蘇馬蕩的堅強“后勤”保障,天然氣及電視、通訊網絡實現全覆蓋,景觀、公園、小區道路、監控設施、文化活動場所等配套設施初步完善。蘇馬蕩與所在的謀道集鎮連為一體,推動謀道集鎮從一個規劃面積不到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不到2萬人的邊遠鄉鎮發展為規劃面積達22.64平方公里、常住人口峰值16萬人的新城。

  2. 地方產業結構轉型有力。按照“全域旅游”的發展目標,蘇馬蕩原來以農業為主的單一經濟結構逐步發展為“三二一”的產業布局,鍛造和延伸了旅游地產與生態、休閑旅游產業鏈條,促進了農民創業和就業結構的轉變,特別是地產物業、旅游、物流、餐飲、運輸非常火熱。2015年,蘇馬蕩從業人員達到3000人,游客達到160萬人次,常住游客達到10萬人,實現旅游綜合收入3.2億元。

  3. 農民收入水平逐步提高。近3年,蘇馬蕩完成國有土地出讓金3.5億元,完成稅收收入2.5億元、非稅收入3000余萬元,提供就業崗位2萬余個。農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5600元,是利川市的2倍,是5年前的7倍;戶均存款達到72.2萬元,是5年前的70倍。

  4. 農民生活走向市民化。人口的聚集降低了公共產品的供給成本,許多地產小區實施了公益設施改善計劃,政府和市場聯手打造了多樣化的文化生活平臺,農民也享受到了娛樂、健身、休閑等豐富多彩的城市生活。同時,外來居民的入住,帶來了文明思想和行為示范,促進了當地農民生活習慣的改變。

  四、政府和市場兩條腿“走”出城鎮化新路

  一個地方發展要走得遠,需要市場與政府握手。恩施州和利川市黨委政府高度重視蘇馬蕩開發開放工作,堅持政府和市場“兩條腿”走路,既發揮市場無形之手的作用,又充分用好政府有形之手,摁下蘇馬蕩城鎮化升級的“快進鍵”。

  1. 資源引爆點是發展的核心競爭力。“綠色決定生死”,得天獨厚的生態資源是蘇馬蕩生機勃發的前提。霧霾橫掃各大城市、重慶武漢夏季連年高溫、恩施交通建設大提速、生態文化旅游的興起、新型城鎮化概念的提出,一系列因素的疊加,激活了蘇馬蕩這一“引爆點”,其生態、休閑、避暑、旅游的價值潛力和能量一下子迸發出來,非常之時,特殊之地,比較優勢形成了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2. 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市場決定取舍”,市場的敏銳嗅覺決定了蘇馬蕩的興起。市場機制在蘇馬蕩城鎮化過程中充分發揮了有效配置資源的作用,消費需求決定投資、引導投資,所有開發企業的經營活動由市場決定,在市場平等競爭中獲得生產要素和實現優勝劣汰。市場是城鎮化的真正力量,源源不斷地吸收外來民間資本,把蘇馬蕩變成了一片投資的熱土,一座崛起的山城。

  3. 政府補位是引領發展的有效保障。從貧困山村到無序開發,既不能真正脫貧,又破壞了環境。面對發展困境,政府堅持開放創新理念,積極協調解決市場失靈等問題,及時延請專業機構對景區進行科學規劃,有效整合相關資源,投入巨資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補齊城鎮功能“短板”,協調解決外部性問題,幫助地產商降低交易成本,吸引高質量市場投資,激活農民土地交易自主權,鼓勵農戶圍繞旅游業發展各種經營業態,通過“先結婚后辦證”解決建房歷史遺留問題,走出了一條具有山區特色的新型城鎮化道路,實現了良性發展。

  4. 城鎮化是改變鄉村社會的根本途徑。“民生決定目的”,在滿足外地人口消費需求和當地農民致富需求的過程中,蘇馬蕩真正實現了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從根本上改變了鄉村社會貧窮落后的面貌。基礎設施的完善和文化公共產品的豐富,讓居民過上了市民化生活;產業結構的調整,給居民帶來了財產性、經營性、勞務性等多樣化的收入;新思想和新文化改變了居民的思想觀念和行為習慣,農村的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實現了比翼齊飛。■

  調研組成員:

  省委政研室(省改革辦):陳宏斌 李軼芳 鄭 偉

  恩施州委政研室(州改革辦):陳開國 鄧 銳

  本欄目編輯:劉 海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官网 一见钟情两期平特网 福建乐透c515开奖 九州体育ku娱乐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 dafa888网页版登录 11选5稳赚不赔买法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综合期 山东时时手机下载 北京pk10赛车计划软件 竞彩足球怎样买最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