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官网

主辦:中共湖北省委
承辦:中共湖北省委辦公廳
   中共湖北省委政研室(省委改革辦、省委財經辦)

www.arjaz.icu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策文稿 > 生態文明建設

生態文明建設

綠色奇跡塞罕壩

(發布時間:2018-01-08)

本刊記者 姜曉曉

  京城北眺,內蒙南望,赫然映目,唯此林場——塞罕壩機械林場的百萬畝人工林海,讓每一個來到這里的人都會感受到視覺和心靈的強烈震撼——綿延不絕的山巒,覆蓋一切的紅的、黃的、綠的植被,與遙遠的天邊連成一片,宛如天堂。正如“塞罕壩”一詞,在蒙古語中就是“美麗的高嶺”。

  2017年12月5日,塞罕壩榮獲聯合國環境領域最高榮譽“地球衛士獎”。這份榮譽,凝結著塞罕壩人的辛勞與汗水;這美麗風景,銘刻著塞罕壩人珍貴而無悔的青春;這一切背后,靠的是塞罕壩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責任擔當。在國家的重要生態區位上,塞罕壩人創造了高寒沙地生態建設史上的綠色奇跡,鑄造了一個當之無愧的生態文明建設范例,是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重要思想的生動寫照。

  艱苦卓絕的創業

  塞罕壩機械林場(以下簡稱塞罕壩林場),是河北省林業廳直屬的大型國有林場,位于河北省最北部、承德市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北部壩上地區。

  歷史上,塞罕壩曾是一處水草豐沛、森林茂密的天然名苑。公元1681年,清康熙“立馬一望,千峰萬峰俱在足下”,遂設“木蘭圍場”,成為皇家獵苑,更有震懾漠北之意圖。清末,國勢衰微,內憂外患,為了彌補國庫空虛,“木蘭圍場”被開圍放墾,樹木被砍伐殆盡,加之山火不斷,到解放初期,原始森林已蕩然無存。這個昔日的“美麗高嶺”變成了林木稀疏、人跡罕至的茫茫荒原。

  漠北的狼煙沒有燃起,沙塵卻滾滾而來。西伯利亞寒風長驅直入,推動內蒙古渾善達克等沙地沙漠南侵,風沙緊逼北京城。

  渾善達克沙地與北京最近處的直線距離只有180公里,平均海拔1000多米,而北京的平均海拔僅40多米。有人形象地打比方:“如果這個離北京最近的沙源堵不住,就相當于站在屋頂上向院里揚沙子。”

  而站在渾善達克沙地南緣的,就是塞罕壩!塞罕壩,距離北京最近也是最關鍵的一道風沙屏障。

  新中國成立后,為了改變“風沙緊逼北京城”的嚴峻形勢,林業部決定在河北北部建立大型機械林場,經過實地踏察,選址于塞罕壩。1962年,塞罕壩林場正式組建。

  按照國家計劃委員會批復的規劃設計方案,塞罕壩林場承擔四項重任:建成大片用材林基地,生產中、小徑級用材;改變當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為改變京津地帶風沙危害創造條件;研究積累高寒地區造林和育林的經驗;研究積累大型國營機械化林場經營管理的經驗。

  林業部為塞罕壩林場配備一支高規格、精干的創業隊伍:由承德專署農業局局長王尚海任黨委書記、承德專署林業局局長劉文仕任場長、林業部工程師張啟恩任技術副場長、豐寧縣副縣長王福明任副場長,由承德農業專科學校、東北林學院、白城林業機械學校的127名大中專畢業生,與原承德專署塞罕壩機械林場,圍場縣大喚起林場、陰河林場的242名干部職工一起組成了369人的創業隊伍,從此拉開了塞罕壩林場建設的歷史帷幕。這支隊伍,來自全國18個省市、平均年齡不到24歲。

  建場初期,塞罕壩氣候惡劣,沙化嚴重,缺食少房,偏遠閉塞。有這樣一組數字,對這里的寒冷可見一斑:最低氣溫零下43.3℃,年平均溫度零下1.3℃;年均無霜期64天。除了寒冷,就是風沙了,塞罕壩年均六級以上大風日數76天,當時有句諺語,“一年一場風,年始到年終”。

  面對極端惡劣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來自五湖四海的塞罕壩人憑著堅韌的毅力,堅持“先治坡、后治窩,先生產、后生活”,吃黑莜面、喝冰雪水、住馬架子、睡地窨子,頂風冒雪,墾荒植樹。他們改進了“水土不服”的蘇聯造林機械和植苗鍬,改變傳統的遮陰育苗法,在高原地區首次成功實現全光育苗。1962年、1963年兩次造林失敗后,1964年春天開展“馬蹄坑造林大會戰”,造林成活率達到90%以上,提振了士氣,堅定了信心。

  然而,創業之路充滿坎坷。1977年,林場遭遇了嚴重的“雨凇”災害;1980年,林場又遭遇了百年難遇的大旱。但塞罕壩人沒有被擊垮,他們含淚清理遭受“天災”的受害林木,依靠自己的雙手,重新造林。

  到1982年,林場超額完成《塞罕壩機械林場設計任務書》(1962-1982)確定的造林任務,在沙地荒原上造林96萬畝,其中機械造林10.5萬畝,人工造林85.5萬畝,總計3.2億余株;保存率70.7%,創下當時全國同類地區保存率之最。林業部評價塞罕壩造林成效為“兩高一低”,即成活率高、保存率高、成本低。

  到2017年,林場有林地面積達到112萬畝,成為世界上面積最大的人工林。森林覆蓋率由建場前的11.4%提高到80%。林木總蓄積量為1012萬立方米,林木價值40多億元。

  林場退休職工陳彥嫻說:“50多年過去了,當年的小樹都已經長成了大樹,當年的茫茫荒原已經變成百萬畝林海,我們所有吃過的苦、受過的累、流過的汗水和淚水,都變成了快樂、驕傲和自豪!”

  代代相傳的責任

  “創業難,守業更難”。塞罕壩百萬畝林海來之不易,把這片森林管護好、經營好,發揮其更大的生態效益是擺在新時期塞罕壩人面前的最大考題。

  近年來,塞罕壩林場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一直保持在95%和92%。隨著綠色漸濃,林場更重要的任務是森林生態系統的營造。精準提升森林質量、調整樹種結構、保持生態穩定,是塞罕壩“林二代”“林三代”們的使命。

  塞罕壩林場的發展史,也是一部科技興林史。在高寒、高海拔地區造林沒有成功經驗可借鑒。多年來,塞罕壩人運用科學知識,大膽探索,反復實踐,獨立自主地解決了在高寒地區育苗、造林的一系列技術難題。

  1977年10月下旬,塞罕壩曾經遭遇過一次罕見的雨凇災害。一連兩天,雨雪冰凍輪番侵襲,57萬畝林地受災,20萬畝樹木被冰坨子壓折,林場十多年的造林成果損失過半。

  苦難的記憶化做科研攻關的動力,林場技術人員通過大量數據分析認為,人工純林密植度高,導致樹種單一、枝干長勢較弱,一旦遇到冰坨壓身就會損失慘重。結合現代林業科技及發展趨勢,他們創造了“人工異齡復層混交林”培育模式,即通過五年的“撫育間伐”,將造林之初每畝密植222株松樹減少到50株,個別區域僅保留15株。

  “撫育間伐”騰出了空間,樹下通過“引闊入針”“林下植樹”等手段,在高層樹下植入低齡云杉等,逐漸形成了以人工純林為頂層,灌木、草、花、次生林的復層異齡混交結構,塞罕壩的人工純林由此變得生動有趣起來——

  隨著通風透氣性增加,溫度高了、濕度大了,微生物開始活躍,林下積累的十幾厘米針狀落葉被加速分解,為植物生長提供更多養分,喬灌木和花草越長越高。

  喬灌木和花草多了,為野生動物提供了食物和棲身之地,野豬、狍子、獾子、啄木鳥等,在新林里安家,讓林子煥發了勃勃生機。

  野生動物在樹林里拱地翻地,無意間又進行了松土作業,大樹的樹種掉下來,形成天然落種,一棵棵天然育種的小松苗破土而出、慢慢長大。

  補齊食物鏈、有蟲不成災。越來越多的益鳥來了,補上了生物鏈上的重要一環,食樹害蟲有了天敵,自然生態系統得以逐漸修復。

  “我們已成功地將玉竹、百里香等20多種壩上花卉,引種到低海拔地區。”林場第一位女博士生楊麗告訴我們,2009年研究生畢業來到了塞罕壩工作后,她就再也沒有穿過裙子,但她從不覺得這是一種遺憾,因為與鮮花為伍,已經將自己的事業和人生融在了林海中。“當鮮花鋪滿綠海時,花海,就是我最美的裙子!”

  幾代塞罕壩人接力傳承,植綠荒原,鑄就了“牢記使命、艱苦創業、綠色發展”的塞罕壩精神,創造了“變沙地為林海,讓荒原成綠洲” 的人間奇跡。

  永續發展的綠色奇跡

  在生態文明建設和京津冀協同發展大力推進的新時代,塞罕壩人進一步明確自身處于“京津冀西北部生態涵養功能區”的定位,扛起阻沙源、涵水源的政治責任。

  “不能逾越生態紅線的雷池,全力提高生態服務功能,保障京津冀生態安全。這是國家頂層設計對張承地區提出的功能定位,也是新時期塞罕壩人必須扛起的政治責任。”塞罕壩林場黨委書記、場長劉海瑩說。

  “目前林場基本實現了科學森林經營的四大轉變。”劉海瑩介紹說,這四大轉變是,在資源培育上,由以數量擴張為主向數量與質量并重轉變,由粗放經營向集約經營轉變;在經營模式上,由注重短輪伐期的純林經營,向長中短結合、營造異齡復層混交林轉變;在經營目標上,由培育中小徑材為主,向森林生態環境建設與保護、木材生產、綠化苗木培育、森林旅游開發等多目標經營方向轉變;在用材林培育上,由培育中小徑材向與培育大徑材相結合的木材生產方式轉變。

  如今,塞罕壩林場用不足河北省1.5%的有林地面積培育出了該省7%的林木蓄積,單位面積蓄積量是全國人工林的2.76倍。2012年,林場被國家林業局定為森林資源可持續經營試點單位。

  從2012年開始,林場又“自斷一臂”,大幅壓縮木材采伐量,將以往每年的正常木材產量從15萬立方米調減至9.4萬立方米。木材產業收入占營林收入的比重從66.3%驟降到40%。減少了對木材的依賴,為資源的永續利用可持續發展奠定基礎。

  做資源消耗的減法,也要做綠色產業的加法。

  目前,林場已建設苗木基地8萬多畝,成為華北地區重要的園林樹種培育基地,2016年實現收入1195萬元。從砍樹到賣樹苗,林場實現了森林蓄積量、林地面積雙增加。

  森林旅游也順勢發展。

  塞罕壩自然風光遼闊壯美,歷史內涵深邃厚重,滿蒙民俗濃郁獨特,有著豐富、獨特、秀美的生態旅游資源,被譽為“河的源頭、云的故鄉、花的世界、林的海洋”,已經成為華北特別是環京津地區最著名的生態旅游景區之一。

  主動降低木材蓄積消耗、建設國家森林公園、培育山地園林大苗基地、引進風電項目……塞罕壩人逐步改變以木材生產為核心的單一產業結構,構建可持續經營的綠色產業體系,讓發展經濟與保護生態,和諧統一于莽莽綠海之中。

  塞罕壩半個多世紀的生態變遷,源于老一輩塞罕壩人功成不必在我的情懷,源于新一代塞罕壩人矢志不渝精神的薪火傳承。塞罕壩人正是靠這樣的奉獻和犧牲精神,一代代堅守、一代代奮斗,終于建成了百萬畝的人工林海,在生態文明建設史上樹立了一座屹立不倒的綠色豐碑。■

  責任編輯:筱 涵

长期公开精准单双中特官网 彩票单双怎么玩 吉林快三软件下载 bt365娱乐官网网 明牌抢庄斗牛技巧最新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秘诀 时时彩定位胆五码技巧 244彩票送彩金 二八杠有哪些作弊法 竞彩长期赚钱方法 需要大场地的生意有哪些